▲▲历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实录 第八章 每日一篇1989年6月10日 續1

ヘルプ

历史的大爆炸 - 六四事件全景实录(每日一篇)續1 https://doc.co/4EoU1q
一九八九,六,四日记
第八章:大逮捕大清洗
(6月10日开始大逮捕)

新任总书记江泽民再批赵紫阳

新任总书记江泽民在会上说: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和指导者是邓小平同志。邓小平同志提出的、我们坚决贯彻执行的改革开放,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共产党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改革开放。作为鲜明的对照,那些顽固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所主张的,却是以实现西方资本主义为目的,放弃人民民主专政、取消共产党的领导,背弃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改革开放』,中心就是资本主义化。这当然是党和人民绝对不能允许的。 「赵紫阳同志的一个重要错误,就是把改革开放同四项基本原则割裂开来、对立起来、实际上是背离和放弃四项基本原则,欲患和助长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泛滥,酿成这次动乱和反革命暴乱,给党和国家带来巨大的灾难。这就从反面惊醒了我们。这个用鲜血换来的深刻教训,我们一定要永远记取。」 他还说:「赵紫阳同志打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抵制腐朽思想和丑恶现象的同志,保护、信用、提拔顽固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的人,由来已久,一些舆论阵地已经不在党和人民手里。有关部门一定要采取坚决措施进行整顿。 」

赵紫阳申辩

6月23日,赵紫阳同志在十三届四中全会上,就李鹏的报告,作了题为〈我的发言》的长篇申辩。他最后说;
「我对李鹏同志的报告中提出撤销我的领导职务的建议没有意见,但对我提出的『支持动乱』和『分裂党』这两项指责,我有保留意见」,他说:「对于如何处理学潮和动乱,我的确根据党章允许的范围,在党的会议上提出过自己的不同意见。不管这些意见是否可行和有效,但都是关于如何平息动乱的意见,我从来没有提出过支持动乱的意见。
「再从实际情况来看,学潮和动乱的扩大,也不能说是我支持的。事实上,从4月23日到月底这一段,学潮和动乱急剧扩大,而这段时间我并不在国内。李鹏同志的报告中说我在亚行年会的讲话使动乱升级,事实上在我讲话以后各大学校继续纷纷复课的情况,说明这种批评不符合事实,当时首都各报都有报道。5月19日实行戒严以后我就没有工作了,此后动乱的升级,更没有理由说是我的原因。
「关于『分裂党』的问题,什么才是分裂党的行动?党的历史上是有案例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也有规定。我们党从来没有把党的会议上提出不同意见,甚至表示保留意见就叫做分裂党的。
「李鹏同志报告中指责我在亚行讲话中没有提到4月26日社论, 又指责我在已经出现动乱的情况下讲话中却说了中国不会出现大的动乱。但是,就在第二天,李鹏同志在亚行讲话中也没有提4月26日社论,而且说中国要努力『避免动乱』。我认为,像这样一些在不同场合,不同时间出现的讲话侧重点的不同,具体措辞的不同,甚至口径上不太一致,有些是不合适的,甚至是错误的,但都不能上纲为『分裂党』。更不能把我因病请假而未能出席5月19日会议,算作『分裂党』的行动」。他指出:「把一些单位说成是我的『智囊』、『智囊团』,因此这些单位有人上街游行演说,似乎与我有什么关系。我要说明,并不存在什么『智囊』和『智囊团』的事。把他们说成是我的『智囊』既不是事实,也会不必要地使这些单位背上包袱」。
他最后提出:「我今天看重对这两个指责提出申辩,希望予以考虑」。

「要给武警增加一点手段」

7月26日下午3时,在中南海怀仁堂,新任总书记江泽民与万里、
乔石、姚依林、宋平、李瑞环、丁关根、温家宝,同出席全总十一届 三次主席团扩大会议的同志座谈时,江泽民说:
「对这次秀才造反,我们估计不足。去年,我给XX打招呼,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不可怕。我就怕工人闹起来,怕物价问题引起工人造反。但没有想到所谓精英造这么大的反......这次工人对学生提的反腐败等口号是同情的,但工人不反对我们的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刚才一位工会主席同志作了一个很好的比喻,他们是看到房子上掉了块瓦,要补台,不是想把整个房子推倒。这次动乱到暴乱是工人压住了阵脚。
「对于今后的学潮,咱们不能睡大觉。不是说这一次反革命暴乱平息了,今后就不会来了。我们已经请我们的公安和武警部队以及各个市研究防暴问题。这次我在武汉宣传这个问题。我给武汉市委书记讲,你要拿点钱出来,给武汉武警部队。叫他们除了加强精神方面的建设以外,还要增加一点手段,什么高压水龙头、什么催泪弹、什么橡皮子弹,这种东西将来一定要有。学校里面,今后要有校规、校纪,你开会,搞不合法的政治活动,对不起,就要开除你。国家教委正在准备搞这么个东西。我们工会组织要警杨团结工会的倾向,或者另外搞一种政体团体的倾向,我们要万分警杨。」
「还有我想讲分配不公的问题。我在上海时做过一次调查,个体户上海已经是16万人,11万户了,万元户已占10%,有的街道,万元户已占50%以上。是些什么人物?多数是有前科的,过去犯过罪的。 我们党的政策是没问题的,要帮他们改造成自食其力的新人。搞个体经营本来是完全可以的,但是要合法。而他们是专门投机倒把,倒买倒卖,欺行霸市,哄抬物价,到了晚上就去『蹦嚓嚓』。他们跳得起,酒吧间一张门票多少钱,他们能进去。我不知道江荣的车子被拦过没有,我们有四位副书记、副市长的车子就被栏过,就在淮海路, 他们晚上跳完舞出来后,不高兴乘公共交通工具,就栏你的车,以为你是TAXI。他以为老子有钱,什么车他都可以坐,这个不得了。我在上海看过一篇文章,认为应该让他们倾家荡产,而且过去是犯法的,还不好好改造,又来变成几十万元户,这种人要让倾家荡产,要有严厉的惩罚,这个上海已经在搞了。否则我们这个主力军的军心就澳散了,凝聚力就没有了,而且广大知识分子的凝聚力也给他搞坏了。小菜场上刮鳍鱼骨头的,工具很简单,技术也很简单,一上午挣几十元,这得了吗?做脑手术的医生,技术复杂,开一次刀,最后补助八毛钱,现在听说涨到两块钱。开刀先要剃头』剃头的这个人是4 块钱,这怎么合理啊!个体户的问题如果不解决,我们就不能维持长久,这个问题是全国性的。私营企业的资本家就更不得了了。现在要 加强对个体户的收税,一收就是好几个亿。你以为个体户是感谢共产 党啊。北京的飞虎队,上海的飞车队,都是个体户,这些人一方面赚钱,一方面怕共产党醒过来,一醒过来就不得了了。所以他们要反对共产党的领导,恢复资本主义制度。 」

人大常委八次会议终于举行

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6月29日上午终于在人民大会堂 开始举行。万里主持会议并讲了话。
他说:「大家知道,七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闭会以来的这段时间,我们经历了一场关系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严重的政治斗争。从4月中旬以来,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学潮,在北京和一些地方掀起一场有计划、有组织、有预谋的政治动乱,进而在北京发展成了反革命暴乱。他们策动动乱和暴乱的目的,就是要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颠覆社会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如邓小平同志指出的:「这场风波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是一定要来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在这场严肃的政治斗争中,党中央作出了重大决策,国务院根据宪法第89条第16项的规定,决定在北京市部份地区实行戒严。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 根据事态发展,采取了果断措施,坚决平息了这场反革命暴乱。这一 重大决策代表了全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是合法的、正确的、必要 的。以邓小平为代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高瞻远瞩,在这场斗争 中发挥了重大作用。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警部队和公安干警作出了巨 大贡献。 」
万里又对此次常委会议的议程和开会时间作了说明,他说:「这次会议原定于6月20日左右举行。但由于6月初学生仍在天安门广场静坐请愿,有人甚至扬言要到6月20日左右人大常委会开会后再撤离, 施加压力。经研究,办公厅新闻发言人向新华社记者发表谈话,说明由于学生在广场静坐、示威,在这种环境下如期举行常委会议确有困难。以后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采取果断措施,平息了在北京发生的反革命暴乱, 中央并召开了四中全会,使我们有了开好这次常委会议的明确指导思想和必要条件。所以6月26日委员长会议决定,人大常委会议在今天举行。」
此外,这次会议的议程也发生了重大变化,把学习讨论四中全会 精神列为重点,而把举国关注的清理整顿公司和新闻法起草两项议程 暂时取消。

黛内全面大清洗

1989年8月28日下发的 〈中央关于加强党的建设的通知》指出:
「从这场政治斗争看,有些党组织严重不纯,一些党员不同程度地卷入动乱,极少数党员甚至成为动乱和反革命暴乱的策划者、组织者、煽动者、指挥者;有的党组织软弱澳散,放弃领导,个别的甚至支持动兰L 公开同赏和政府相封抗e 因比・必须在薫内认真建行一次清查、清理,以纯洁党的组织。
「在这场斗争中经不起考验、要求退党的,应同意其退党。对其中犯有严重错误的,或在退党声明中攻击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组织策划集体退党的,应一律开除党籍。
「对领导不力的单位,上级领导机关要采取措施,及时解决。坚决防止和克服掩饰问题,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错误倾向。 」「清查、清理工作基本结束后,在部份单位进行一次党员重新登记。党员重新登记的范围是:中央机关,省、自治区、直辖市机关、发生动乱的大中城市的机关、大专院校,以及其他有清查、清理任务的单位。」
通知要求:各级党委要组织力量,对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进 行一次深入考察。考察他们在政治上、思想上、行动上是否同中央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方针保持一致,在关键时刻是否坚定地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上,敢抓敢管,有没有支持、参与、组织策划动乱的行为。还要考察他们是否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反对 资产阶级自由化;是否廉洁奉公,勇于同腐败现象作斗争。根据考察结果,对领导班子进行必要的组织调整。对支持、参与、组织策划动乱的人,应撤销其领导职务,触犯法律和违反纪律的要依照国法党纪严肃处理;对政治立场暖味、造成不良后果的人,要批评教育,有的要调离领导岗位;对长期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和支持、纵容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要坚决撤销领导职务;凡不适合在党政机关和要害部门工作的,也要做必要的调整。当务之急,是要选拔一批德才兼备, 在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中表现好的优秀干部,放到领导岗位。要选拔党性强、有较高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和党的工作经验的干部, 充实和加强各级党的部门,意识形态部门和大专院校的领导。 「一定 要保证领导权牢牢掌握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的马克思 主义者手中。」「在政治方向上,决不能不问姓社姓资」。
同是8月28日,中央宣传部也发出〈关于落实(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宣传、思想工作的通知)的安排》的通知共12项,其第二项为:「宣传口十个单位的干部考察、班子调整工作,由中宣部商中组部组织进行。」其实,中央新闻单位从7月间就开始「双清」(清查清理)了,一是清查卷入动乱的人和事,二是清理从4月15日到6月15日的60天新闻报道上的导向错误。

引用元: Youtube
Youtube動画

タイム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にはログインが必要です。
Loading

動画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にはログインが必要です。
Loading